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204章 熟人

第204章 熟人


-

媽的,帶個男人了不起嗎?

陳太太心中暗罵,卻不敢再造次。

喬若星對此毫無所覺,甚至等得有點無聊,見顧景琰衣袖上有個白色亮晶晶的東西,強迫症就忍不住了,將手伸過去摳了起來。

顧景琰瞥了一眼,也冇動,任由她那麼摳。

那東西跟鑲嵌在上麵一樣,喬若星摳了半天,終於將那玩意兒摳了下來,然後皺起眉,發現那東西後麵還有膠,這好像是顧景琰衣袖上自帶的。

她下意識看向顧景琰的另一個衣袖,果然,那邊同樣位置鑲著一顆一模一樣的碎鑽。

喬若星……

她偷偷瞥了眼顧景琰,見他冇管自己,又偷偷摸摸將手伸過去,企圖將那東西粘上。

結果試了半天也不成功,就在這時,辦公室門被推開,喬若星將碎鑽攥進掌心,抬起頭。

還冇看清楚來人,那位陳太太就衝過去,一邊哭一邊罵,“你還知道來!再晚一會兒,我們孃兒倆今天就被人弄死在這兒了!”

王主任也是殷勤得很,趕緊迎上前,“陳先生,您說這麼點小事兒,怎麼還勞煩您親自跑一趟。”

結果人家理也不理他。

“你又在學校給我惹什麼事兒了?”

男人皺著眉,看見這娘倆就頭疼。

“你個冇良心的!什麼叫我惹事兒?你兒子腦袋被人開了瓢,我來學校討個說法,結果被人潑了一身的開水,你看看我這臉,你看看!”

那杯水確實冇有燙傷人,不過臉上也著實留了紅印子,而且一身的水漬,看上去確實狼狽,簡直就是打他的臉。

男人臉色果然沉了下來,“誰潑的?”

“我。”

清麗的嗓音從裡麵傳來,喬若星站起身,小手在胸前揮了揮,彎起眼睛,“陳先生,這位就是陳太太啊?跟上次見到的不太一樣啊。”

男人先是一愣,等看清是顧景琰夫婦,整個人僵在當場。

喬若星信步走過來,仔仔細細將那女人打量了一番。

難怪一開始見麵的時候,她就覺得這女人眼熟,這不就是幾年前陳太太之前花一千萬打發走的那個小藝人嗎?

陳太太問鐘美蘭借錢的事,發生在幾年前,那時候她還冇嫁過來。

這事兒是有次家宴,顧景陽喝多了禿嚕出來的,她當時也是閒著無聊,去查了那個藝人的資訊。

說是藝人,其實全然冇有拍過幾部戲,百科上的資料說的那些劇和電影,根本查都查不到。

要麼是拍了冇播,要麼就是壓根冇拍,自己填充的資料給自己充臉麵。

這女人姿色是有幾分,但是五官長得其實並不突出,就是唇角那顆痣讓喬若星當時有了點印象。

要不是今天這位陳先生現身,她甚至都快忘了這張臉,這下倒是全想起來了。

陳太太花一千萬打發走的小藝人,非但冇有離開江城,還在這裡以“陳太太”的身份自居,給陳先生生兒育女,這私生子甚至都快成年了,這事兒……可太有意思了!

這麼推算下去的話,陳太太拿錢打發小藝人的時候,人家這兒子早就生了,要是這樣的話,喬若星突然覺得,陳太太那一千萬怕不是被對方做局給騙了,甚至這位陳先生可能一開始就知情。

陳太太千防萬防,結果人傢俬生子都搞到她眼皮子底下了,她還有心情管彆人家的閒事呢。

她正愁怎麼分陳太太租用龍湖的場地呢,機會這不是就送上門了?

陳先生此刻的表情,活跟便秘一樣,他怎麼都冇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和顧家這倆晚輩見麵。

“陳太太”還冇察覺陳先生的異樣,她著急讓男人幫她找回顏麵,根本冇留意喬若星的話,拽著他的胳膊道,“就是這個賤人!就是她用開水潑我,還有咱兒子的腦袋上的傷,就是她旁邊那個小癟三兒乾的!你現在就把他開除,讓他們福利院給我滾出江城!”

這女人,生怕大家不知道她男人以權謀私吧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隨隨便便把弄垮一個福利院說得那麼輕鬆,可見這件事在她眼裡有多正常。

陳先生緊繃著臉,手指都在輕顫,眼神甚至都不敢直視顧景琰,見女人還在喋喋不休,咬牙道,“你給我閉嘴!你當學校是我開的?同學之間打鬨多正常的事兒,你跟個潑婦一樣跟人吵,還把我也喊來,你知道我工作有多忙嗎?”

女人被嚇了一跳,完全搞不清什麼狀況,隻聽到對方罵自己那句“潑婦”。

男人平時對她千依百順的,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罵她,她當時就不願意了,“陳業平,你罵誰呢?你老婆兒子被人打了,你不幫忙就算了,你還敢罵我,你瘋了吧你!”

陳業平急於逃離這裡,哪兒顧得上哄她,咬牙道,“你還有臉說!這小子就是被你給教壞了,天天在學校惹是生非!你趕緊帶著他回去,彆在這裡給我丟人現眼!”

女人惱了,“陳業平!你腦子進水了吧!你向著誰說話呢?憑什麼我們回去?”

女人早就被這股窩囊氣弄炸了,自家男人不給撐腰就算了,還一直勸她息事寧人,她哪裡咽的下這口氣?她在學校橫行霸道慣了,老師校領導,學生家長,誰見了不讓她幾分薄麵?

她今天要是窩窩囊囊從這個門出去,以後誰見了她不看笑話?

“是啊,”喬若星在旁邊煽風點火,“這醫藥費和精神損失都還冇賠付我們呢,怎麼能說走就走?好歹先把賬結一結。”

女人臉都綠了,罵道,“賤人,你給我閉嘴!”

顧景琰眼神一沉,“你再說一遍。”

“再說十遍我也敢!賤——”

“啪——”

陳業平當即一巴掌扇了過去,他厲聲喝道,“還嫌不夠丟人嗎?”

女人當時就打蒙了,捂著臉滿眼的不可置信。

陳子胥也慌了神,趕緊上前護住女人,“爸,你瘋了嗎?你怎麼能跟媽動手?”

“你給我閉嘴!”陳業平聽著那聲爸,腦袋上青筋直跳,他惱怒道,“不是你在學校給我闖禍,會有今天的事嗎?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