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214章 殘忍

第214章 殘忍


-

她屏住呼吸,一個一個對照。

果然,9743這四個數字都在這上麵。

難道賀雨柔設置的密碼是蘭兮老師的演出場次?

這倒像是一個死忠粉會乾的事。

那另外兩個數字呢。

6和5是什麼?

如果9743是和蘭兮老師有關,那6和5應該也是跟蘭兮老師有關。

喬若星思索片刻,點開搜尋引擎,蘭兮老師的生日正是六月五號。

這就是密碼嗎?

喬若星的心急促地跳動起來。

莫明軒見她站在原地,臉色奇怪,上前詢問道,“怎麼了?”

首髮網址

喬若星迴過神,收起手機,“莫律師,你一會兒跟景琰說一聲,我有急事先走了,讓他回來的時候記得把笑笑送回家。”

莫明軒見她神色凝重,低聲問,“出什麼事了?”

“冇有,”喬若星勉強了笑了下,“今晚可能有雨,我那些花需要遮雨布,家裡剛來的阿姨弄不好,我擔心把花淋壞,必須回去一趟。”

“好,那我一會兒跟景琰說。”

“多謝了。”

說完,喬若星便行色匆匆地大步離開。

莫明軒盯著她的背影,細細想著剛剛的對話,不覺皺了皺眉。

打車回到禦苑,喬若星徑直走到保險箱跟前,輸入659743.

不對。

她抿唇,又輸入974365.

輸完之後,保險箱“滴滴”叫了幾聲,隻聽裡麵齒輪滑動的聲音響起,隨後“哐當”一聲,保險箱的門就彈開了一條縫。

喬若星打開保險箱,裡麵是一遝厚厚的資料。

她伸手取了出來,入眼第一張便是一份離婚協議書。

她手顫了顫,抿著唇拿起資料翻開檢視。

這份協議書居然是七年前的,上麵有賀雨柔和喬旭升的簽字。

她抿起唇拿著協議往後翻。

協議上註明,離婚後喬旭升淨身出戶,女兒撫養權歸賀雨柔,喬旭升隻持有公司少量部分。

下麵都是些公司股份股權的合同,還有些她看不太明白的賬單。

這樣的財產分割顯然是不合情理的,以喬旭升的脾氣,他怎麼會同意簽字的?

但是很快,喬若星就找到了答案。

下麵一個牛皮紙袋裡,有厚厚一遝照片。

照片的內容全是偷拍喬旭升和一個女人的影像。

牽手的,擁抱的,甚至還有兩人在車裡廝混的照片,各種大尺度,看得她胃裡一陣痙攣。

跟喬旭升一起的那個女人,即便年輕許多歲,喬若星還是一眼認出,就是他那個叫白慧珠的秘書。

她強忍著不適,繼續往下翻。

漸漸地,照片裡開始多出第三個人,一個十幾歲的少女——喬思瑤。

她一手挽著喬旭升,另一隻手挽著白慧珠,白慧珠挺著肚子,三人在小區公園散步。

喬旭升臉上洋溢著寵溺的笑,那是她極少在喬旭升臉上看到的表情。

這張照片被揉得非常厲害,三人微笑的表情在那些褶皺中甚至有些猙獰,她似乎看見了賀雨柔看到這張照片時候的反應。

喬若星看著這張照片,後背開始發冷,聯想到這麼多年喬旭升對喬思瑤的態度,心裡隱隱有了一種不好的猜測。

像是為了印證她的猜測,最後一張便是一份親子鑒定書。

喬思瑤和喬旭升的。

喬思瑤有百分之99.996%的可能是喬旭升的親生女兒。

這個訊息,讓喬若星渾身的血液瞬間從腳底冷到頭頂。

為此刻的真相,也為喬旭升的殘忍。

他把自己的私生女以養女的身份接到家裡,讓自己的妻子養育她十多年,這是心有多狠能乾出來這種事?

她無法想象賀雨柔知道這一切真相的時候,內心是有多崩潰。

她從來冇有跟她講過這些,一次都冇有。

她在因為賀雨柔的抑鬱症,被她反覆無常的情緒弄得身心俱疲的時候,她怎麼會知道她的母親居然在承受著這麼大的煎熬。

隻要一想,心就疼得快要被撕裂。

不,也許賀雨柔並不是不說,而是說了,她並未在意罷了。

她記得她高考那陣子,賀雨柔有幾次問過她,問她如果自己有一天和喬旭升離婚,她跟誰。

她當時並未放在心上,因為賀雨柔和喬旭升吵架不是一次兩次了,每次吵架完,她都會問這句話。

其實她並不是想跟喬旭升離婚,她也不是真的想從喬若星這裡要出答案,她隻是想從孩子這裡找一個不離婚的台階而已。

所以每次賀雨柔問的時候,她都說跟爸爸,這樣媽媽就捨不得離婚。

賀雨柔就會很開心的抱住她。

那是那段時間,她這麼問她的時候,並不是在和喬旭升吵架之後,那一年,她甚至很少和喬旭升吵架。

而且聽到她那樣的回答,賀雨柔也並冇有像往常那樣開心,隻是緊抓著眉頭,一臉憂心忡忡。

那個時候,賀雨柔就已經有了反常的征兆,她為什麼冇有早點注意到呢?

她拿著那些賬單,反覆翻看後,終於發現,這些不是賬單,而是公司的一些財務漏洞,包括喬旭升偷稅漏稅,使用非常規手段競標,私下賄賂等,還有喬家那些親戚這些年在公司挪用公款的證據。

這些纔是喬旭升不得不簽下這份不平等的離婚協議的原因吧。

不然以喬旭升的人品,就算他出軌生養私生子被髮現,他也不可能就因為這些放棄自己半輩子打下來的資產。

離婚協議都簽了,就差最後一道手續,偏偏賀雨柔在這時候出了事。

這世上真的有這麼巧的事情嗎?

那場車禍,到底和喬旭升有冇有關係?

為什麼賀雨柔變成那個樣子,還要拚命傳遞出訊息,她是不是在給自己暗示什麼?

喬若星心底泛起陣陣寒意,就在這時,手機響了。

莫明軒的電話。

她深吸一口氣,壓下此刻奔湧的情緒,啞聲道,“喂。”

莫明軒聽到她的聲音就怔了一下,“若星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,”喬若星清了清嗓子,讓聲音恢複正常,“怎麼莫律師。”

“你方便過來接一下景琰嗎,他喝得有點多,我也喝了酒,不方便送他。”

喬若星看了眼時間,已經過去近三個小時了。

“好的,我一會兒就到,麻煩你先幫忙照顧下他。”

掛了電話,喬若星整理了一下情緒,隨後將東西重新放回保險箱鎖上,這纔開車去接顧景琰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