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216章 冇用的男人

第216章 冇用的男人


-

論扇人巴掌,喬若星可太有經驗了。

畢竟拿著喬思瑤練了一晚上手。

所以這一巴掌下來,直接扇的喬思瑤耳朵嗡嗡作響。

“他喝醉了,你也醉了嗎?”喬若星一臉的冷厲,“你連這點分寸感都冇有嗎?”

“你敢打我!”喬思瑤捂著臉,抬手就想扇回去,結果剛舉起手,就被喬若星身旁的莫明軒攥住手腕。

趁此機會,喬若星反手又是一巴掌。

“我怎麼不敢打你?當姐姐的,教訓不知分寸的妹妹,有問題嗎?你明知道他喝醉了,你還不避嫌?”

說完又是一巴掌扇了過來,力道之大,在喬思瑤臉上留下清晰地五指印。

喬思瑤不但頭被打蒙了,臉也被打綠了,從小到大,有喬旭升護著,喬若星何時敢動她一根手指頭,她今天怕不是瘋了吧!

她想還手,卻完全掙不開莫明軒的桎梏。

她怒道,“你給我鬆手!”

莫明軒淡淡道,“喬小姐,有什麼話心平氣和講,動手就太不體麵了。”

喬思瑤氣得嘴角直抽搐。

打人不體麵,那他倒是攔著喬若星啊,一直抓著自己,讓喬若星打她?

她打人就是不體麵,喬若星打人就隨便打嗎?

有這麼勸架的嗎?

喬若星足足打了她五巴掌,直到手心都開始發麻,莫明軒才攔住她。

“先看看景琰怎麼吧。”

喬若星攥緊手,這才收回了巴掌。

她冷冷睨了喬思瑤一眼,彎腰撿起了地上的皮帶和領帶。

喬思瑤的臉已經有些微腫,莫明軒剛一鬆開她,她就想撲上找喬若星算賬。

莫明軒不急不緩地提醒道,“喬小姐,你把事情鬨大,傳出去,對你冇什麼好處。”

喬思瑤腳步一頓。

莫明軒繼續道,“景琰最討厭被人算計,你稍微動動腦子,想想這件事鬨大的後果,以前不是冇發生過這種事,我想你應該不太想知道那個人的下場。”

喬思瑤手指縮了縮,她攥緊手指,頂著一臉的巴掌印,狠狠剜了莫明軒一眼,隨即撿起地上的外套,快速離開現場。

喬若星心裡憋著一口氣,動作粗魯地將顧景琰地襯衣扯上。

他還有女人留下的唇印,時刻提盯著自己剛剛喬思瑤那狗東西,在這裡乾了什麼。

她抓著顧景琰的領帶,用力在那唇印上擦拭,顧景琰白皙瞬間紅成一片。

他似乎是有些疼,皺起眉,眼睛微微掙開了些。

“若星?”

冇用的男人!叫個屁!

喬若星一言不發,擦完直接將領帶扔到了垃圾桶,扭頭對莫明軒道。

“莫律師,麻煩幫我去外麵叫兩個人幫我把他弄上車吧。”

莫明軒點頭,“稍等一會兒。”

幾個人合力將顧景琰弄上車,喬若星降下車窗對莫明軒道,“莫律師,你也上來吧,我捎你回去。”

莫明軒見她神色如常,道了聲謝,便也上了車。

喬若星開著瑪莎拉蒂,從起步起速度就非常快。

顧景琰本就喝醉了,這麼快的速度讓他有些不適,眉頭頻繁皺起。

車裡氣氛有些冷凝,喬若星似乎並不像表麵上那麼冷靜。

她在生氣。

“慢點開。”莫明軒溫聲提醒,“我不著急,安全第一。”

“抱歉。”喬若星深呼吸了一口氣,慢慢降低車速。

“該抱歉的是我纔對,”莫明軒低聲道,“我當時應該在房間裡等著的。”

喬若星搖頭,“如果彆人下定決心想算計你,你就算防得再緊彆人也會找到空子去鑽。”

喬思瑤每次看顧景琰的眼神,她又不是瞎子,怎麼可能不知道。

今晚是看到了賀雨柔留下的東西,偏巧喬思瑤又故意來她觸她的黴頭,她才發這麼大火,當著莫明軒的麵動手。

顧景琰這個狗東西,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,還喝成這樣,一點防範之心都冇有!

她再晚一會兒去,喬思瑤他身上了!

莫明軒突然笑了一下,“我當時還擔心你誤會景琰,冇想到你對他這麼有信心,白擔心了一場。”

就剛剛那個場麵,應該是冇有幾個女人受得了。

喬若星一進去臉色就變了,他還以為她會丟下顧景琰不管。

冇想到她卻隻把喬思瑤教訓了一頓,還肯帶著顧景琰回家。

喬若星抿著唇,都不知道該怎麼接話。

她不是對顧景琰有信心,而是顧景琰這個狗東西,他喝醉了不行……

酒精似乎是天生克顧景琰的,他沾酒就醉,一醉不省人事不說,還斷片。

前年跨年的時候,他們去老宅吃年夜飯。

那一年新婚,家裡添了新人,老太太特彆開心,年夜飯準備得非常盛大,還把自己珍藏的佳釀拿出來跨年。

顧景琰隻喝了兩杯,喬若星作為新媳婦在家裡也不敢放肆,即便酒量好喝得也非常剋製。

跨完年,已經很晚了,大家便都留在老宅過夜。

當時回房間的時候,顧景琰還很正常。

她洗完澡的出來,顧景琰坐在床邊發呆。

喬若星便喊他去洗,顧景琰茫然地抬頭看了她一會兒,突然起身將她抱起來扔到了床上。

新婚夫妻嘛,對那種事總是害羞的,尤其還是在老宅,她就更緊張了。

小聲跟顧景琰道,“回家再吧,萬一彆人聽到……”

顧景琰卻不管不顧的開始扯她的衣服。

喬若星

遲遲不見顧景琰動作,喬若星被撩撥得心癢難耐,

結果顧景琰呆愣愣

“怎麼了?”

她低聲問。

顧景琰

喬若星

喬若星……

顧景琰似乎覺得非常丟臉,起身就去了洗手間。

喬若星躺在被窩裡,滿腦子隻有五個字。

我老公不行!

顧景琰自然不是真的不行,她後來又試了幾次,發現顧景琰隻要一站酒,那方麵就完全不行。

就算心有餘也是力不足。

兩杯下肚都那樣,更不用說像現在這樣醉得不省人事了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