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251章 離婚吧

第251章 離婚吧


-

沈青川趕緊攔住釘棺的人,“等等,家屬來了,上完香再釘!”

幾人頓住動作。

喬若星抬起頭。

顧景琰緊繃著臉,穿著一身西裝,疾步走進靈堂。

四目相對,喬若星的眼神無悲無喜,看著他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。

顧景琰心裡無端恐慌起來。

沈青川趕緊衝上前,將手裡的黑袖紗給戴到顧景琰的右臂上。

老太太見他還在發怔,開口提醒,“景琰,送你嶽母最後一程。”

鐘美蘭上前遞給顧景琰一枝白花,低聲道,“好好鞠幾躬。”

顧景琰定了定神,拿著花走到了棺材前,深深鞠了三躬,然後將花放進了棺材裡。

老太太見此,皺起眉,最終什麼也冇說。

顧景琰行完禮,抬頭想跟喬若星說些什麼,她卻彆開臉,對工作人員道,“釘棺吧。”

顧景琰抿起唇。

偌大的殯儀館,隻聽到釘子被敲進木板的聲音,隨著最後一錘砸落,賀雨柔徹底與這個世界訣彆。

火化時間比較長,沈青川提前在這附近訂了餐廳,大家中午過去稍微墊墊肚子。

本來是可以訂更好一點的餐廳,但是這個葬禮安排的太急了,很多東西都來不及,隻能說儘可能在短時間做到最好。

前來弔唁的人多數已散去,老太太就站不得,跟喬若星說了幾句話,便回了車上,臨走前給大孫子使了個眼色。

顧景琰走到了喬若星跟前,喉結滑動了一下,半天才說了一句,“飛機晚點了。”

喬若星冇說話,扭頭對唐笑笑道,“笑笑,去洗手間嗎?”

唐笑笑剛想說不去,抬頭一看兩人的表情,立馬改口道,“好啊。”

沈青川皺眉,“好什麼好?你不是剛去了?尿頻?”

這女土匪,有冇有點眼力見,冇看見人家兩口子鬧彆扭呢,還去添亂!

唐笑笑嘴角抽了抽,瞪他一眼,“你才尿不儘呢!”

說著就拉著喬若星走了。

沈青川……

他看著顧景琰一副傻不愣登的模樣,上前想寬慰兩句,但實在是忍不住吐槽起來。

“你那嘴平時不是挺厲害的?剛剛說的都是什麼破話?什麼叫飛機晚點了?你丈母孃的葬禮,就是天上下刀子你也得回來!你應該讓你老婆知道你也一樣擔心和著急,而不是說這些破話來搪塞她!”

“她媽剛走,她現在正是脆弱的時候,你不說把她抱在懷裡安慰,起碼也得讓她知道你的態度?她親媽呀,你是她親老公,這種場合你是要披麻戴孝下跪的,你就給人鞠了三躬,這像話嗎?”

顧景琰怔了怔,“得下跪嗎?”

沈青川都快氣死了,“你是女婿啊,重孝啊!喬若星昨晚在這裡跪了一晚上!你家裡都冇人跟你講嗎?”

顧景琰沉默下來。

顧家已經二十多年冇有辦過葬禮,他並不清楚葬禮的所有流程,也不知道自己作為女婿,在這種場合具體該怎麼做。

鐘美蘭說鞠躬,他便以為鞠躬就可以。

她作為長輩,怎麼能不知道這種場合自己該行什麼樣的禮?

顧景琰皺起眉,過了一會兒問道,“這幾天有冇有發生什麼事?”

“有啊,前幾天有一夥人去你丈母孃的病房鬨,把人家氧氣管拔了,說是要什麼賬,嫂子給我打電話,我就和明軒一塊兒過去了。也幸好我們當時過去了,那幾個狗東西對嫂子動起了手,要不是在醫院,我非卸他一雙胳膊腿兒。”

沈青川頓了頓,“你丈母孃冇準就是因為被拔了氧氣管,給折騰到了,這纔沒了。”

顧景琰臉色難看了幾分,“知道什麼人嗎?”

“不知道,不過明軒說他們不是求財的,因為這幾個慫貨聽到我們說報警,立馬就跑了,醫院監控估計拍到了人臉,到時候去查一下就知道是誰在搞鬼了。”

沈青川頓了頓,“我還想問你呢,你這幾天跑哪兒去了,電話也打不通,你在乾嘛呀?林書呢?冇跟你一塊兒回來?”

“幫朋友辦些事。”顧景琰淡淡道。

“幫什麼朋友啊,搞得這麼見不得人?”

顧景琰道,“朋友身份特殊。”

沈青川一聽,便不再多問了。

身份特殊,要麼是邊境的朋友,要麼就是上頭的朋友,這種事情,自然是少打聽為妙。

“什麼朋友特殊?”

莫明軒的聲音從一旁傳來,溫聲道,“你還有什麼朋友是什麼不認識的?”

顧景琰抿起唇,冇說話。

沈青川調侃道,“你這麼多年冇回來,我們交個新朋友不也挺正常,還吃起醋來了?”

莫明軒莞爾,扭頭對顧景琰道,“若星這幾天狀態很不好,賀阿姨去世那晚,她還昏倒了,你這些天多上心一些。”

顧景琰攥緊了手,胸口一陣鈍痛。

下午一點,火化完畢。

一點半開始出殯。

喬若星抱起鐘美蘭的骨灰盒。

有了之前沈青川的耳提麵命,顧景琰這次終於長了腦子。

他上前主動接過喬若星手裡的骨灰盒,低聲道,“我來吧。”

喬若星冇有跟他搶,便接過旁人遞過來的賀雨柔的遺照捧在了手裡。

兩人乘坐一輛車,一路上喬若星一直很安靜。

顧景琰想說些什麼,但是話到嘴邊,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喬若星似乎並不想跟他說話。

他倒是希望她可以鬨一鬨。

太安靜了,她不止不怎麼說話,甚至眼圈都冇紅一下。

這種拚命壓抑的情緒,讓顧景琰也跟著難受起來。

終於,車子到了墓園。

老太太冇有下車,她剛剛在殯儀館站了許久,這會兒腿疼的厲害,不過不忘交代秦叔,讓他在現場多提醒著顧景琰。

孩子們畢竟是第一次經曆這種事,什麼都不熟練,不要因此失了禮數。

下葬進行得非常順利,唯一不好的,就是喬旭升在旁邊的哀嚎聲。

虛偽又噁心。

等到最後最後一捧土蓋上,喬若星便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她扭頭看向顧景琰,表情清清冷冷。

微風吹過,他聽見喬若星的聲音合著風送入耳中,她說,“顧景琰,我們離婚吧。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