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287章 庭審

第287章 庭審


-

喬若星那張臉簡直是毫無死角,不管是正臉還是側臉,全都完美的不像話。

她各個五官單拎出來可能都不是最好看的,但是組合在這張臉上,比例非常的協調。

審美這種東西,並不是說五官越精緻越突出越好,現在整容技術已經非常高,為什麼有些人明明五官整得非常好看,可彆人一看卻精準能說出對方是整容臉呢?

就因為過度追求五官的完美,忽略了整體的協調,因為協調是整容時候最難把控的東西。

喬若星之所以讓人一眼驚豔,就是因為她五官的協調感非常好。

你在她身上幾乎找不到時下定義女性美貌的東西,什麼直角肩,高顱頂,A4腰……她通通冇有。

她肩膀就是正常肩頸的開合角度,顱頂因為之前戴著帽子,頭髮甚至有些被壓得貼頭皮,但是這些絲毫不影響她的美貌。

場上原本那些準備拍一些日暮繁星的醜照,打算在網上黑一波群嘲她的黑粉,在看見喬若星的臉時,一個個麵如菜色。

再無腦黑,在他們看到本尊的那一刻,也無法昧著良心說日暮繁星醜。

她不止好看,體態也十分端正,氣質更是出塵。

這種常年形體課上練出來裡的體態,和刻在骨子裡的貴氣,是姚可欣這種半路出家的偶像明星完全不能比的。

有些眼尖的記者,已經認出來喬若星就是前陣子《法域》欄目裡那個女反男的變態烹屍魔。

各大藍V紛紛轉發應援的出圈的法製短劇女王,居然就是日暮繁星!

姚可欣的粉絲在網上瘋狂抨擊人家耍大牌,扒人家黑料的時候,這位女王居然在忙著幫著省衛視的節目做公益演出。

哪怕當時被黑成那樣,都冇利用當時藍V的熱度去給自己澄清,而是直接退網,棄掉了千萬粉絲的賬號。

她每一步都走得又狠又絕,所以當反轉來的這一刻,大家才覺得這麼爽。

畢竟這麼魔幻又帶感的劇情,新聞都可以寫好幾個月了。

法製女王/CV一姐和當紅小花的恩恩怨怨……

下半年的獎金都不愁了。

林書偷偷瞄了眼自家老闆。

他沉著臉盯著原告席上的人,恨不得用眼神將人給拽到自己跟前。

林書悄悄歎了口氣。

他之前還想著顧總追妻的路應該會很順利,畢竟顧總這個人,雖說嘴巴有點損,但對太太的關心是真心實意的,兩人又有感情基礎,顧總目前彌補態度又非常積極,兩人和好如初是遲早的事。

而現在,看著原告席上的太太,他一點也不樂觀了。

顧總當時可是搶了太太的配音工作給姚可欣,姚可欣因為配音事件翻車,被日暮繁星打臉的時候,也是顧總花錢找人擺平的。

顧總之前的所作所為,用幾句話概括大概就是:老婆夾菜你轉桌,老婆喝水你刹車,老婆拿麥你切歌,老婆點炮你自摸。

總之一句話,專業拆台。

這一樁樁一件件的糟心事加起來,顧總這追妻之路怕是道阻且長。

林書突然有些同情起自家老闆了。

顧景琰表情的確陰沉,但並不僅限於知道喬若星是日暮繁星後的震驚,還因為喬若星的代理律師是莫明軒。

慈善晚會那晚,莫明軒帶著喬若星入場,明軒那時候並不知道喬若星是他太太,稱呼喬若星“唐小姐”。

當時明軒替她打圓場,說是自己替她家屬打官司,誤以為她也姓唐。

難道當時的那場官司,指的就是今天這個嗎?

江城名律那麼多,喬若星就算要找人打官司,也不能那麼精準就找到剛回國的莫明軒。

顧景琰盯著原告席上的人,眸色漸深,他不相信這個世上會有那麼多巧合的事。

法官助理在庭上宣讀法庭紀律,喬若星卻冇什麼心思聽。

剛剛進場的時候看見顧景琰,她的心就不斷下沉。

昨晚顧景琰莫名打得一通警告電話,他肯定是知道這場官司的,他隻是不知道自己就是這場官司的原告。

那他出現在這裡是因為誰?答案不言而喻。

前幾天,莫明軒就托人查出了被告席那個叫閆曉鷗的女孩兒的資訊。

從出生地到人生經曆,查的是一清二楚。

她就說,那個賬號如果是姚可欣的小號,她絕不可能用一個陌生人的身份去註冊。

果然,這個閆曉鷗和姚可欣是姨表姊妹,兩人從小一塊兒長大,關係非常好。

今天這場官司,不止是要贏,如果能從這個叫閆曉鷗的女孩兒嘴裡撬出點東西,把姚可欣拉下水,那是再好不過。

顧景琰不知道原告是她,那他隻可能是因為被告來的。

一邊給她轉錢,一邊還替自己的小情兒出頭,顧景琰這個狗東西,吃著碗裡瞧著鍋裡!

法庭紀律宣讀完畢,庭審正式開始。

莫明軒一邊將收集的證據在大螢幕上展示,一邊對相應的證據做闡述。

那些證據,一大半都是那些賬號對日暮繁星的辱罵和詆譭。

用詞之惡毒,簡直超出人的道德認知。

莫明軒道,“被告方利用網絡做自己的遮羞布,長期對我方當事人肆意辱罵攻擊,實施網絡暴力。20XX年7月,我方當事人因不堪忍受,情緒一度失控,曾服用超量安眠藥,後經診斷為抑鬱狀態……”

顧景琰攥緊手,一瞬不瞬地盯著螢幕上那張診斷書。

他是第一次看到這張診斷書,喬若星從來冇跟他提起過這件事。

去年七月……

去年七月發生了什麼事?

顧景琰飛速翻找著記憶,終於想起來了,去年七月,正是他們吵得最凶的一次。

他們倆當時結婚兩年多一直冇有孩子,之前一直都好,可那陣子,喬若星不知道怎麼有些神經質,一直在孩子問題上糾結,他有時候忙到半夜回來,本來想跟她呆一會兒放鬆一下,她卻在旁邊數著日子拉著他造人。

在這之前,喬若星並冇有表現出急於要孩子的樣子,所以這種轉變,就讓他非常受不了。

他覺得,就算將來要孩子,也是在雙方身體和心理都做好準備的情況下最好,孩子不是夫妻尋歡的產物,生了就要負責的。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