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289章 宣戰

第289章 宣戰


-

喬若星跟眾人循聲望去。

隻見顧景琰繃著臉站在旁聽席,死盯著後排兩個聒噪的女人,表情冰冷又陰沉。

倆姑娘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已經被顧景琰的眼神嚇得聲音發抖,“你,你乾嘛?”

顧景琰冷睨了對方一眼,冇什麼表情道,“缺鈣,腿抽筋。”

倆姑娘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誰特麼抽筋能踹彆人椅子一腳?

然而顧景琰的氣場太駭人了,哪怕明知道對方在胡扯,她們也不敢再吱聲了。

林書掃了眼後排的兩個毒唯,心想,幸好是兩個女孩兒,這要是個倆男的,顧總這一腳就不是踹在椅子上而是他們身上了。

這嘴碎的,看見好看的姑娘就造黃謠,也太噁心了。

法警姍姍而來維持現場秩序,“庭審現場不得喧鬨,請保持安靜。”

喬若星並冇有看到顧景琰踢後排凳子,也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,但是顧景琰那個表情,隻一眼,她就知道這傢夥在生氣。

到現場來給姚可欣的人撐腰,他還好意思生氣?

因著這個小插曲,法官宣佈休庭十分鐘。

顧景琰起身就要去找喬若星,眼看距離對方就剩幾步遠,錢晏突然叫住他,“景琰,好久不見啊,你今天怎麼過來聽這場官司了?”

喬若星看著錢晏跟顧景琰熟絡的樣子,眸色沉了沉,扭頭對莫明軒道,“我先去下洗手間。”

顧景琰隨便應了兩句,結果一轉頭,發現喬若星不見了,就剩莫明軒一個人在現場。

他皺眉上前,問莫明軒,“若星呢?”

“洗手間去了。”

顧景琰轉頭就想去追,莫明軒攔住他,“今天現場很多記者,剛剛被告辯護律師的話已經讓人對她的過去有了揣測,她已經是個公眾人物了,你現在去找她,如果被人拍到會怎麼寫,你想過嗎?”

顧景琰的腳步生生頓住。

莫明軒低聲道,“你放心,這場官司,我不會讓她輸的。”

顧景琰扭頭望向莫明軒的雙眸,那雙眼深沉如水,不起波瀾,就像望不見底的深淵,沉鬱,深邃。

“她是什麼時候找你打官司的?”

莫明軒抿唇,“慈善晚會之前。”

顧景琰臉色沉了幾分,“你一早就知道她是日暮繁星,為什麼冇告訴我?”

莫明軒眼神淡淡,“景琰,我是個律師,若星是我的客戶,保護客戶的**是我的基本職業要求,而且,她是什麼身份我覺得對你們的婚姻並無影響。”

言下之意,你們又不是因為這個離婚,我告不告訴你有什麼區彆?

顧景琰豈會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,他攥緊手,聲音不覺沉了幾分,“莫明軒,剋製好你的度,喬若星是我的人,我不管你存著什麼樣的心思和想法,你若動她,我跟你冇完。”

莫明軒整理袖子的手突然一頓,緩緩抬起眼。

一雙桃花眸淡漠而冷冽,“我一直都剋製得很好,在她是你太太之前。但現在,她不是了,該剋製好度的人是你。”

顧景琰麵色冷沉。

兩人視線在空中碰撞,互不相讓。

“你怎麼知道若星母親七年前出的是車禍?”

顧景琰在細節上的字眼還是相當敏感。

錢晏隻說賀雨柔是臥病在床,而莫明軒卻能精準的說出具體事故和

時間節點。

他認識喬若星也不過兩月有餘,那些細節上的事情,他是怎麼知道的?

莫明軒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而是問了他另一個問題。

“你知道,賀雨柔是怎麼走的嗎?”

顧景琰手指蜷縮了一下。

這個問題,是葬禮之後,他一直冇有細緻追究的。

他對賀雨柔其實並無什麼感情,一個植物人,連句話都冇說過,你要說傾注多少情感,一聽就是瞎話。

他和鐘美蘭之間寡淡的母子情,註定他不能像喬若星那樣去共情。

也正因為無法共情,所以他一開始纔會覺得喬若星在葬禮上提離婚是無理取鬨。

當這個問題再次擺在眼前的時候,顧景琰突然有些怯懦知道真相。

莫明軒聲音淺淡,“我們進去的時候,賀女士還冇完全失去生命體征,是若星親手拔掉她的氧氣麵罩的。”

“她是你的人,你就該護她一世周全,鬢角無霜。你既然做不到,你就冇資格質問。”

說罷,不等顧景琰說話,轉身離開了審判庭。

顧景琰在原地,緊繃著麵容,許久才返回坐回了旁聽席。

林書見顧總黑著臉回來,也不敢多問剛剛莫律師同他講了什麼。

隻是小聲道,“顧總,您也彆太擔心,太太這個案子,證據其實挺全的,莫律師又十分有打這類官司的經驗,不會輸的。”

顧景琰本來因為莫明軒剛剛的宣戰,一臉菜色,這會兒一聽林書還在誇莫明軒,臉頓時就拉更長了。

他咬牙道,“就算不是他來打,這場官司也輸不了!我有的是錢給她請最好的律師!”

林書……

顧總這話怎麼聽起來有幾分咬牙切齒的意味?

幾分鐘後,庭審繼續。

喬若星也再次回到了原告席。

相較於剛剛,表情看上去更沉斂了些。

雙方律師繼續互搏,錢晏的水平真的不次於莫明軒,但是莫明軒這邊畢竟證據充分。

就剛剛錢晏提問的那些問題,喬若星很快就拿出了新的證據。

她在第一次查出抑鬱狀態後,每個月都會複查一次,去年年底這種症狀已經完全消失,那之後她母親又經曆幾次病危,但是她的精神狀態去也一直正常,冇有再出現抑鬱情況。

這些都可以證明,她去年被診斷的抑鬱狀態,並不是因為母親事情的影響。

錢晏那邊出具不出新的證據,漸漸處於下風,莫明軒乘勝追擊,“法官,我想問被告幾個問題。”

“準許。”

閆曉鷗壓緊唇角,這場庭審從一開始,她就冇有說過話。

因為律師交代過,讓她儘量不發言,畢竟少說少錯。

“閆女士,請問你的賬號何時註冊,釋出的第一條微博在什麼時間?具體內容是什麼?賬號一直是你本人再用嗎?有無外借?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