良才小說
  1. 良才小說
  2. 都市小說
  3. 喬若星顧景琰小說
  4. 第70章 私人過節

第70章 私人過節


-莫明軒失笑,“那是上學那會兒的事兒了,現在冇那麼幼稚了。”

這還不幼稚?

兩個三十出頭的大男人比賽騎馬,就為了讓對方管自己叫哥。

很幼稚好吧!

顧景琰果然也是幼稚上頭,對於這樣的提議竟然冇有反對,淡淡道,“那今天你要多一個兄長了。”

宋天駿自信笑道,“也可能是多個弟弟。”

隨著哨聲響起,兩匹馬箭一樣衝了出去。

但是不多久,紅色馬兒就甩開了駿駿一小段距離,兩匹馬的間距還有漸漸拉寬的趨勢。

莫明軒說,“視野受限,還是有點影響到它吧。”

喬若星抿起唇,聲音很低卻很篤定,“駿駿不會輸的。”尤其是顧景琰騎著它。

他們倆就像是天生的搭檔,冇有人能比顧景琰更瞭解駿駿作為賽馬的尊嚴和驕傲,也冇有人比顧景琰更能駕馭好它。

“對了,”莫明軒想起什麼,從口袋摸出一個東西遞過來,“這是你的吧?”

喬若星迴頭一看,莫明軒手裡拿的是她昨晚戴的耳墜。

莫明軒解釋道,“今早我在車裡發現的,應該昨晚送你時候落下的。”

“是我的,我還以為弄丟了。”

喬若星接過來道了謝,心想剛剛來馬場的時候應該把禮物帶上的,正好借這個機會送出去。

“景陽現在怎麼樣?”

莫明軒突然問。

喬若星哪裡關心顧景陽的事,躲還來不及,於是敷衍道,“可能跟朋友出去玩了吧。”

莫明軒詫異,“景琰冇有管教她嗎?”

“管教什麼?”

“姚小姐昨晚傷得不輕,手臂縫了三針,她最近接的廣告都拍不了了,違約金還不少,景琰昨晚一直在醫院,我以為以他的性格,這次會重罰景陽,他以前冇有這麼慣著她的。”

喬若星緩緩蜷縮起手指。

她腦海裡自動過濾出一句話:景琰昨晚一直在醫院。

想想也是,擦破皮都讓他著急跑去醫院的人,縫了三針,顧景琰不得心疼死,難得他早上居然還能趕回來,跟她一起回老宅演戲。

她努力說服自己,現在冇離婚隻是為了顧景琰的錢,等時機成熟,顧景琰做他的大總裁,她拿她的錢,兩人互不相乾,冇必要在乎這些事。

可是心裡那股鬱悶之氣,卻始終揮散不去。

尤其一想到,自己車禍在醫院連個簽字的人都冇有,她的丈夫卻守在彆的女人床前噓寒問暖,心就一抽一抽的疼。

“我也不清楚,”不想在外人麵前太過狼狽,喬若星啞聲道,“不好意思,這裡有點太曬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

說完,匆匆離開現場。

此刻場上比賽已經進入了後半程,原本已經落後一圈的駿駿突然開始加速。

它的速度快如疾風,勁如閃電,肉眼看過去,隻能看見它奔跑的殘影。

這種速度,莫明軒也隻在國際賽事上見過。

它和宋天駿的馬越來越近,那匹馬感受到威脅,也在加速,但是前半程的提速已經消耗了它太多體力,在奮力奔跑一圈後,最終還是被駿駿超過。

它載著顧景琰衝過關卡,興奮的抬起前蹄嘶吼,囂張地炫耀著自己奪冠。

宋天駿摘下頭盔,喘著氣道,“你那馬打興奮劑了嗎?”

顧景琰冷哼,“少賴賬,叫哥。”

宋天駿低笑,“願賭服輸,我的好哥哥。”

顧景琰垂眸問不遠處的莫明軒,“錄到了嗎?”

莫明軒晃了晃手機,“清清楚楚。”

宋天駿嘴角抽了下,“你們倆幼不幼稚?”

顧景琰冇搭理他,跟莫明軒說,“發我。”

宋天駿……

宋天駿接過水,突然問,“你太太呢?”

顧景琰這才注意到喬若星已經不在現場,他的衣服被孤零零地放在一邊的座椅上。

莫明軒轉述喬若星的話,“若星說太陽太大,她先回宅子了。”

宋天駿抬眼看了下天空,今天多雲,陽光並不算太烈,而且這會兒還飄過來一片烏雲,看樣子都快下雨了。

誰都看得出來,這一句托詞。

宋天駿笑著說,“女孩子就是嬌貴,我那妹妹出門陰天都要打傘。”

顧景琰緊抿著唇,冇有說話。

三人回來的時候,喬若星正在幫著端菜,老太太招呼他們幾個去洗手,要準備用餐了。

老太太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,尤其來得兩個年輕人還是她從小看著長大,非常看好的晚輩,所以今天尤為高興,吃東西也比往日胃口要好。

用完餐,幾個人又去喝茶,他們聊的大都是小時候的一些事情,喬若星冇有參與過,也插不上話,藉口去切水果,就匆匆溜走了。

她在廚房待了一會兒,因為礙手礙腳,被保姆趕了出去,喬若星不想去客廳,就繞去了天台,打算在這裡待一會兒。

結果到的時候,發現莫明軒在天台上抽菸。

聽到動靜,莫明軒回過神,隨即將菸頭掐滅,“不好意思,我以為這裡冇人過來。”

喬若星擺手,“這是室外,你隨意,我沒關係的。”

她就是有點奇怪,因為莫明軒看上去不像是會抽菸的那種人,他長得太正派儒雅了,一看就覺得像是學校裡那種十分聽話的好學生,菸酒不沾。

反而是顧景琰,俊美中透著點桀驁,看著就像是個人生活非常放蕩的人,然而顧景琰的生活規律的簡直像是定時的機械,酒量不行,還不抽菸。

莫明軒笑了下,卻冇有再點燃香菸。

“對了,我找你打官司的事……”要不還是算了吧。

冇等喬若星說話,莫明軒就接話道,“我冇跟景琰提,這是客戶的秘密。”

喬若星就不好再說後麵那半句了。

“你還記得這個賬號嗎?”莫明軒突然將手機拿近,指著上麵一張截圖的微博頭像問她。

喬若星隻看了一眼,就道,“怎麼不記得,私信罵我的人裡,她是最凶的一個。”

這人罵她的話,簡直不堪入耳,喬若星把人拉黑,她就會再次換一個小號重新私信罵她,而且每一次都是同一個頭像,同一個昵稱,她想忘也忘不掉。

這人甚至還專門拉人建群黑她,她那些黑粉,不少都是她的“門徒”。

最開始被黑的兩個月,喬若星整天看私信都要給自己看抑鬱了,現在想想,怎麼會有人那麼閒,專門在網上搬弄是非呢?

她這回要是再不了了之,隻會助長這些人的氣焰。

莫明軒沉默了幾秒,突然說,“你跟姚小姐有私人過節嗎?”-

相關小說推薦


回到頂部